【道-释】道学新谭 — 大白天遇见南怀谨

日期:2016-06-17

硕学鸿儒南怀谨大师在前年涅磐飞升了,但我今天仿佛亲眼见到了他本人,吓了一跳,虽然以前我从来没见过他。

南大师是百年一见的文化圣人,对传统文化,简直无所不知。他从海外回到大陆近三十年,大陆人对他是一个逐渐了解的过程。因为他修为太高,一代宗师,儒释道对他而言都是工具,随手拈来,皆成妙趣,而无一处胶着。这样,初读南老的书,包括我,都很拒斥,因为常常陷于“原作不是那意思啊”这样的困惑中。因此废书不观的也普遍,也包括我本人。后来如果有人在这类人面前提起南怀谨,往往得到的是一个字:“哼”,充满了不屑。尤其在学术界,几乎都认为他的学问是“野狐禅”,江湖气,不入流。岂不知南先生本人从来不认为自己读书是做学问,也从来没想过要入大陆学术界这个流。他讲书都是“能近取譬”,方便说法,至于书中原意是什么,他并不那么拘谨;至于你能不能懂他的意思,就看你的造化了。

近十多年来,“世人争说南怀谨”,我按耐不住,买了本他的《老子他说》来看,发现几乎都在说他自己的话,与老子不相干,还是看不下去。随着年龄日增,阅历日广,对世界对人生的看法也在丰富,对南老的“野狐禅”也有了越来越多的理解和尊敬。但是研究老子,我还是没有兴趣拿起他的《老子他说》。今天机缘所至,翻看他的另一本著作《禅宗与道家》,首先翻到我感兴趣的《老子的政治哲学》,赫然发现他把老子的“小国寡民”解释为地方自治,“不相往来”解释为法治社会邻里不相干扰,与我多年来的解释几乎毫厘不差,我简直惊呆了,仿佛南老本人就站在我的面前,对着我颔首微笑。

我们“新道家思想”在学术界知音稀少,没想到在南大师这里得到了印证。根据出版前言,这本书出版于上世纪六十年代。我一时不敢再翻,深恐这么多年来我沾沾自喜的所谓对老子的一些“新认识”都是南老半个多世纪以前的牙慧。